我们关注:企业的社会责任

原作:Line Hadsbjerg
译者: luyue @ yeeyan.com

参与协作翻译

你工作的公司在为你的生活和你生活的社会做些什么?

你有什么看法?

这是许多企业的员工面对的问题。感到压力的不再是那些呼吁企业切实履行自己的企业的社会责任(CSR)的绿色活动家和说客,而是企业自身。它们正面临着日益增长的来自内部职工的不再满足于每月奖金的压力。他们想知道公司在为全社会做些什么,自己的工作是否实现了个人和道义上的期望。

过去,CSR只意味着企业在一年一度的圣诞聚会上向公认的慈善事业递上一张大额支票,并当场受到委托人和受益者对他们的慷慨表示的赞许,以此掩盖过去一年的不负责任的行为,以示董事会的清白,营销部门则借此机会为下一年做公关。

然而,新闻界和绿色活动家们很快就认清了这个趋势,开始批评企业利用单一的活动宣传他们的“绿化行动”的成就,以“粉饰”他们的CSR倡议,同时却忽视煤气泄漏,环境影响和工人的生活标准。

我们生活在即时数字通信的时代,对于现实生活的看法(不管是否合理,不管是否误导)都能瞬时传递给普通民众。重要的是“粉饰”是否激起普通民众对制造业在缓解贫困和环境恶化中担当的非常重要的角色的冷嘲热讽。

通过互联网发展起来的全球性互动联系,对公司及其员工和民众都是很好的机会。“我们”能起很大作用。“我们”能把世界变得更好。

不难理解,公司的捐赠与信息交流密切相关。愤世嫉俗之人会说CSR的倡议不过是欺骗性的表演,好比英国石油公司加油站外面的漂亮的绿色花朵标志。货币主义创始人米乐顿·弗瑞德曼1970年在《纽约时报》杂志上的文章“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利润”中写道,“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是为股东们增加利润。”

问题是:那是这么不好的事情吗?

食品公司是个很好的例子。它们开始引进可以识别的品牌标志,如:用有机肥种植的蔬菜,“公平贸易”咖啡,海豚的朋友金枪鱼等。许多这样的公司满足了顾客对有利于环境保护产品的需要,又有利可图,因此这样做既适合品牌的交流,又似乎合情合理。

公司逐渐认识到履行CSR的结果能提高利润,不再忽视CSR。CSR顾问越来越多,CSR专家的工作列表越来越长,主张经营绿色企业和道德企业的网站也越来越多,这就证明了人们越来越倾向于把合理利用环境和社会实践并入商业模式。

你只需访问网站,就可以看到,几乎任何一家经过认证的公司都有CSR倡议证书,以及对环境和社会做出的承诺。有人会说企业在这方面不是专家,有时,他们的主动行动弊大于利。不管怎么样,制造业担当的角色很重要,作用也很大。它能通过现代优化技术,有力地保证环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利用互联网和数字媒体宣传CSR的成就,使其逐渐成为强有力的宣传工具。人们期望有获取信息的权利,了解企业在做些什么,了解它们如何赚钱花钱也被看做是公众的权利。坦诚很重要——顾客和职员提出问题,就期待着得到答案,公众舆论能建立也能毁灭企业的名誉。“我们”的力量在不断地增长,迫使企业和信息策划人不再绕圈子,使他们更加开放,不再拘泥于早已习惯的传统公关方式。企业的决议需要有效的宣传,它不得不越来越坦诚。

企业如何对所在社区和周围环境做出积极贡献,同时又能鼓励自己的员工、顾客和股东积极参与的一个典范是betterplace——一个以网络为基础的捐赠平台。

betterplace.org和其它网络平台,如Facebook和Kiva,正在利用互联网改善人们的贫穷境况。它帮助那些希望捐赠的人和需要赠品的人取得联系。如今,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坐在家里沙发上就能随时关注肯尼亚奈瓦沙湖边一个小村庄的学生生活,并提供赞助。援助项目及其实施过程可以在线跟踪,用户们可以和其他支持同一个项目的捐赠者取得联系,最重要的是,赞助者能从项目管理者那里得到直接的反馈,并与其直接对话

就betterplace来说,这个技术职能已经优化了企业。它不再以递交大额支票的形式出现,而是在决定应该把钱花在哪里,怎么花等各方面吸引员工、委托人和客户的注意,从而使每个人都实现自己的社会责任。

吸引员工主动参与公司的CSR活动正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以不破坏生态平衡的旅游替代对优秀销售员奖赏的奢华旅游,激励了企业亲自考察正在进行中的试验项目,以此扩展自己的CSR实践。

网络、现代技术和“我们”的社会力量再次通过每日更新的资料、影像片段和反馈信息,吸引办公室的其他成员参加到这些旅游中,从而切身感受CSR的倡议。将CSR从数字世界转入现实生活,是消除地域界限和支持基层民众主动参与的第二步。

为未来优化CSR。

CSR正处在上升趋势。那么由此向何处发展呢?我们如何能最有效地优化企业的角色来缓解贫穷世界的困境?

其希望寄托于企业增加预算,寄托于员工对其服务的公司如何为全社会做贡献的兴趣越来越浓厚。那么,未来CSR在企业精神中将充当什么角色呢?员工希望参加决策,那他们是否也愿意成为积极的贡献者呢?

当前CSR并没有充分发挥潜力,企业必须对社会做出真正有重大意义的影响,不仅仅要合理地分配减税利润。而真正的变革掌握在群众手中——普通民众——企业可以作为操作者认识到自己做贡献的潜力。

例如,通过标准化的工资扣除捐赠,能筹集几百万资金。就像税收一样,一定数额的工资直接转向有价值的事业。这无疑会刺激员工的热情和兴趣,因为那是他们的钱,他们希望能有机会决定把钱用到哪里。这也将有助于企业更加负责任地说明他们赞助了谁,以及为什么。

人们往往需要有个方便的捐赠渠道。有助于解决这个困难的例子是“聚拢资金”——把欧元、美元,不管哪种货币的硬币聚集起来。数目庞大的民众更愿意看到他们积攒下来的分币以正当的理由聚集起来,而不愿让那些镍币沉甸甸地放在钱包里。通过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的民众来增加这些硬币,极有可能通过他们筹集到真正的基金。

那也是“我们”的力量。大型超级市场连锁店和百货公司很容易利用这个策略,由此积极地吸引顾客用少量的零钱帮助需要的人发生巨大的改变。

质疑与解答

一如既往的质疑是谁来管理这些基金?勿需探究为发展援助而误入岐途的非政府组织过去的失败,就能明白,管理不善弊大于利。尽管如此,网络及其提供的透明度,在确保信息链和资金流向的透明和公开方面再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此,共有的社会网“我们”能帮助企业监控,探讨、并加强公开演说,使其做出客户和一般民众都会尊重的改变。“我们”能帮助企业创造一个双赢的环境,使CSR真正起到重要作用。

从以往的失败中获得的教训是,解决贫困的办法需要从内部做起,不能只是向贫困者送上一堆附加一系列条件的援助物资。改进需要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双方面的倡议。根据比较传统的发展策略,非政府组织需要与国家自上而下的发展策略相一致,如此一来,各方为了共同的事业而努力,必然产生更大的影响。尽管如此,这最佳机会还有赖于自下而上的普通民众的主动参与——这是网络的职责所在,是日益壮大的“我们”网站为发展提供革新办法的职责所在。

受到穆罕默德·尤努斯和孟加拉乡村银行向穷人发放小额货款的启发,有很多Kiva这样的小额资金网络平台已经在支持普通民众的主动行动方面获得了巨大成功,为我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Kiva是普通人利用网络向另一个大陆的另一个人提供帮助的很好的例子。

这又是吸引人们注意力的问题。过去,为接近民众和社区生活而公开的通信渠道,要么地域上过于遥远,要么只展现在电视屏幕上。

企业及其员工都需要捐赠方式的简单易行。多数人都愿意付出并发挥作用,但是时间就是金钱,因此,需要以能发挥最大效能的方式对待善良的愿望。数字媒体和网络就是降低困难的办法,它能使信息传播迅速易得,能使企业快捷地宣传并推进自己的CSR行动。

成长中的地球村和国际社会网络

一切都归结为身份。企业的身份,组织的身份,以及最重要的个人身份。加上“我们”的共同身份,帮助个人,也帮助企业明白,网络联系着我们,我们的行为,甚至我们的感情。在今天的国际社会,告知我们的身份越来越重要。

企业的力量取决于自己的员工,如果每个个人与其工作的企业有同感,如果他们感到自己的贡献以整体的形式出现产生的影响更持久,不仅能激发其对企业的忠心,而且能产生更深远的社会和环境的影响,也就是社会影响。

“我们”能改变世界!



2 Comments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Elton
Nov 26, 2015 4:55

Hey, that’s pofwerul. Thanks for the news.

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Dec 31, 2015 8:34

大多数人想要改造这个世界,但却罕有人想改造自己。

Leave a Reply

Comment





Other we_initiatives


we_the_school